威腾网-内容科技媒体

新研究:说玩手机不好的科学研究并不科学

一项新研究正在科技和心理学领域掀起波澜,其作者对数千篇论文和分析的立论基础提出了质疑,这些论文和分析在一个问题上——即屏幕时间对人身心健康的影响——得出了相互矛盾的结论(译注:屏幕时间是指使用手机、电脑等各种屏幕设备的时间)。

一项新研究正在科技和心理学领域掀起波澜,其作者对数千篇论文和分析的立论基础提出了质疑,这些论文和分析在一个问题上——即屏幕时间对人身心健康的影响——得出了相互矛盾的结论(译注:屏幕时间是指使用手机、电脑等各种屏幕设备的时间)。论文作者声称,这些科学研究众说纷纭,原因在于它们并不科学。那么,屏幕时间到底是好是坏呢?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论文作者只对屏幕时间的影响做出了最温和的评判,照他们的意思来说,屏幕时间对身心健康的影响跟食用土豆数量对身心健康的影响是差不多的。我们可能会本能地觉得这不是真的;技术产生的影响肯定不止于此——但如果真是那样,那么我们还没有找到一种方法来准确地评判它。

这篇论文由来自牛津大学的科学家艾米·奥本(Amy Orben)和安德鲁·普尔兹比尔斯基(Andrew Przybylski)共同撰写,他们对涉及技术和年轻人身心健康关系的相关研究进行了一次超大规模的综合分析。

他们存在疑虑的地方是,研究人员在钻研这个问题时所使用的大型数据集和统计方法(比如研究人员让成千上万人填写调查问卷,并且对每个受试者进行长达数周的数据追踪)并不科学,可能导致异常值或误报被当成了重要结论。这并不是说研究人员有意为之,只不过很多研究人员采用的方法会自然而然地产生那样的结果。

奥本和普尔兹比尔斯基在论文中写道,“不幸的是,这些研究有数量庞大的参与者,意味着研究人员发现很小的影响就能轻易发表出来,而且如果确有其事,研究结论便会吸引到过多的媒体和政策关注。”(当然,我们媒体记者同样身在其中,但就个人而言,笔者至少在试着呈现一些质疑的声音,介绍这项新研究正是应有之义。)

为了展示这一点,奥本和普尔兹比尔斯基对数个这样的大型数据集重新做了统计分析(奥本在  这里 介绍了过程),但他们没有选择一个结果进行呈现,而是收集了他们能够找到的所有貌似有理的结果。

举例来说,我们可以想象有这样一项研究,研究人员对一组孩子使用应用的情况进行追踪,并基于一系列指标对他们进行定期调查。最终写成的论文(这里得强调一下,是虚构的)可能会说,每天使用 Instagram 超过 2 小时的孩子患上抑郁症或产生自杀想法的可能性是一般孩子的三倍。但论文没有说出来以及这项新研究可以证明的是,使用 Instagram 时间垫底的孩子更有可能罹患 ADHD(注意力不足型多动症),或是使用 Instagram 时间居于前 5%的孩子会报告说他们感到自己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在这项新研究中,所有像笔者刚刚编造的具有统计显着性的结果都被找了出来,并进行了相互比较。或许 6 个月后有一项研究会在 ADHD 问题上发现完全相反的情况,但同样也没有将其作为结论呈现出来。

这张摘录自论文的图表展示了一些对身心健康有着或多或少影响的行为。

归根结底,牛津大学研究人员的结论是,屏幕时间对身心健康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论地说是好或是坏,尽管研究人员注意到了一点非常轻微的负面影响,但那轻微到了不能跟这样一些因素相提并论,比如身在单亲家庭或是需要佩戴眼镜。

然而,我们需要理解的是,这项新研究并未得出结论说,技术没有负面或正面的影响;如此宽泛的结论将是站不住脚的。该研究汇总的数据不足以得出一个这样的结论,而我们对技术的使用千差万别,无法归结到单一的因素。奥本和普尔兹比尔斯基的结论是,截至目前的研究实际上尚无定论,我们需要从头做起。

他们在论文中写道:“这些结果提供的微妙图景符合此前的心理学和流行病学研究结论,即使用屏幕设备的时间跟儿童身心健康之间的关系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简单。”

例如,使用社交媒体是否会对一个人的自我价值感产生积极的或消极的影响?可能会!但是,研究人员用以找出答案的方法似乎不够好。

奥本和普尔兹比尔斯基认为,在未来,研究人员不仅应该更仔细地设计他们的实验,而且应该对他们的分析方法更加开诚布公。研究人员应该记录下自己创建的数据集中的所有重要连接,不管它们是支持还是反驳了研究的叙事或假设,以此展示自己没有从一开始就操纵研究。心中带着这样的责任感设计和改进实验,那将能产生更好的研究,甚至可以得出一些真正的结论。

那么,父母、老师、兄弟姐妹和其他人应该从这项新研究中得到怎样的教益呢?毫无疑问,跟屏幕时间对身心健康的影响无关,也并非技术到底是好还是坏。相反,我们应该了解到,科学研究是一种正在进行当中的工作,我们在应用其结果之间必须进行批判性的思考。

你的孩子是一个个体,社交媒体和技术对不同孩子的影响因人而异;你对孩子个性和习惯的了解,辅以老师或心理学家的观点,要远远比所谓的“最新研究”准确。

奥尔本和普日比尔斯基的论文,《青少年身心健康和数字技术使用之间的联系》(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dolescent well-being and digital technology use),发表在  《自然-人类行为》  杂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