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腾网-内容科技媒体

再获40亿融资 哈啰出行越来越像滴滴

12月27日晚间,哈啰出行方面知情人士向《中国企业家》确认,2018年9月左右,公司完成新一轮融资,由春华资

12月27日晚间,哈啰出行方面知情人士向《中国企业家》确认,2018年9月左右,公司完成新一轮融资,由春华资本、蚂蚁金服联合领投,老股东继续跟投,春华资本投资额超过蚂蚁金服,此轮融资额在40亿元人民币左右。

据天眼查,这是哈啰出行的第13轮融资,历次融资总额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中国企业家》查询资料发现,2017年4月28日,春华资本曾参与滴滴的第七轮(G轮)融资,当时滴滴的融资额度超过了150亿美元。这意味着春华资本在同一个赛道,加注两名玩家。不过与滴滴这个超级巨无霸相比,哈啰出行的量级不可同日而语。

另一条与哈啰出行有关的消息是,12月27日,哈啰出行平台上线顺风车频道,正式对外招募顺风车主,宣称“48小时极速审核”“上亿用户不愁订单”。

这对私家车主、乘客来说或许是个好消息。在冬至后的第五天,北京正迎来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刻,网约车APP似乎集体失灵了。下班后,记者伸出冻僵的手指,用高德地图一键预约了三种网约车,但5分钟过去,没有任何响应。

即便是在网约车云集的北京,打车难依旧是顽固的痛点。哈啰出行会给网约车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冰封四个月的顺风车市场,是否会因此迎来解冻?

反向扩张四轮业务

这次哈啰推出顺风车业务,正巧是在寒冬时节,单车用户活跃度降到最低,不难理解,哈啰试图通过连接司乘两端,提高用户使用频次,并进一步渗透网约车市场。而顺风车正是切入移动出行成本相对低廉且讨巧的方式。

哈啰出行顺风车信息平台用户协议称,该平台由成都哈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依托哈啰出行平台,撮合乘客、车主。成都哈拜注册于12月19日,为哈啰出行旗下子公司。

对于车主而言,注册哈啰出行顺风车的流程很简单,首先是与支付宝绑定,同意芝麻信用授权,之后上传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车辆信息便可完成认证。车主必须有合法驾驶证,且驾龄在一年以上。

对于乘客最关心的安全风险问题,哈啰出行并没有明确的表述,用户协议显示,事前的司机信息审查机制对司机行为约束力仍然有限,而乘车过程中也并没有同步录音的要求。平台仅提示,一旦进行线下交易,平台对乘客和车主无法提供保障,也不会协调处理二者之间产生的争议。

此前,哈啰出行的业务线已经覆盖了共享单车、共享助力车、出租车、专车、共享汽车等。10月19日,哈啰出行已在武汉、北京、杭州等全国81个城市上线出租车业务,运力来自嘀嗒出行的出租车,哈啰的顺风车业务或可覆盖上述城市。11月21日,哈啰出行接入首汽约车,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合肥等全国60多个城市提供服务。

支付宝为哈啰出行提供了两个入口:一是支付宝小程序“打车”入口,可以直接使用哈啰出行;二是共享单车入口,在共享单车泡沫集体破灭之际,这个入口几乎成为了哈啰单车的专享渠道。

另据天眼查信息,哈啰出行近期还注册了大牛汽车、大牛金融、大牛助力车、大牛电动车、大牛到家、大牛旅行、大牛物流、大牛单车等商标。这意味着,哈啰出行未来可能将从四轮汽车入手,连接金融、物流、旅行等产业链闭环。

从两轮到四轮,从短途向中长途,这条业务的反向扩张路径显示,哈啰出行正在变得越来越像滴滴。

市场空白待填

顺风车是网约车中的小众业务,为何受到众多网约车玩家的青睐?不可忽视的原因是,顺风车最接近共享出行的本质和初衷,也能获取更多车主信息、乘客数据。

滴滴顺风车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滴滴顺风车注册车主3000万人,注册乘客1.6亿人,日均订单200万单,相比于滴滴2500万的日订单,占比仅为8%,提供的营收也十分有限。

今年8月27日,在两起命案之后,滴滴宣布全国范围内顺风车业务无限期下线。当日稍晚,嘀嗒悄悄下线夜间(23:00-5:00)顺风车业务,而此前一天高德宣布下线顺风车业务。顺风车玩家几乎全军覆没。

11月28日,交通运输部通报网约车顺风车安全专项检查结果称,滴滴公司顺风车产品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交通部要求其在未完成安全隐患整改前继续下架顺风车业务。滴滴方面表示,将无限期下线整改顺风车。

滴滴曾经占据顺风车市场60%以上的份额,这次留下顺风车市场空白。老二嘀嗒想要争夺,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依靠着资本的力量, 阿里 的加持,哈啰出行能在顺风车领域顺利夺回用户心智吗?

如果说单车和顺风车是哈啰出行构筑的底层流量,如何找到盈利模式将会成为其越来越迫切的议题。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李开逐近日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透露,哈啰的共享助力车领域已经做到行业第一并且开始盈利,单车在很多城市也实现了盈利。但这或许远远不够。

哈啰出行自今年3月宣布免押金以来,将车辆丢失、损毁的压力完全归给自己,车辆制造、运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从单车切换到汽车,用户群体未必完全重合。而从使用体验来看,哈啰出行在北京很难叫到车,在补贴较少的情况下,吸引更多的用户,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互联网出行归根结底是流量和资本的生意,没有规模就没有效率。对哈啰出行而言,虽然面临难得的时间窗口,但玩家甚众,旧势力盘踞,前面的路依然很长。